当前位置:社区 > 正文
POS机套现升级 代理商卖力推广
2021-02-18 16:17:32 来源: 北京商报

线下收单中,支付机构和外包代理商一直被业内称为“利益共生体”。一方面,外包商卖力为支付机构推销产品,为后者业务发展“献力献策”;但另一方面,也有外包商为追求利润剑走偏锋,让不少支付机构“连吃罚单”。近日,读者李一(化名)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到,有外包商频繁向他推销“套现升级”的POS机产品。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,收单外包市场违规不止,与支付机构疏于管控有关,有个别支付机构纵容甚至出现合谋情形,引发的一系列行业乱象,值得关注。

POS机套现升级

代理商卖力推广

“您这边有刷POS机的需求吗?可以给您免费办理体验”“这是一款升级POS机,除了信用卡刷卡外,还支持多个借贷平台套现”……近日,李一接到一名POS机代理推销人员的电话,对方卖力推广该产品,并通过“免费办理”“低费率”“无需门槛”等口号吸引用户办理。

据该推销人员介绍,目前,该款POS机可解决用户资金周转问题,机器没有押金、没有冻结款,只需要承担套现手续费即可。其中,扫码套现费率为0.38%,刷卡则为0.55%,例如刷1万元手续费为55元。“整个操作过程和信用卡透支是一样的,可以直接提现到储蓄卡。”该人员补充道。

前述推销人员所介绍的POS机,是持牌支付机构国通星驿旗下产品,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,目前有多家代理商在推广这类“套现升级”的POS机,主打资金周转,可支持多个借贷产品套现或扫码支取,而背后对接的支付机构,除了国通星驿外,还包括海科融通等支付公司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目前,信用卡套现涉嫌违法行为,使用POS机套现犯罪亦量刑明确。为了躲避资金监测,代理商推销人员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了一系列“商户申请”流程及“养卡小技巧”,其中包括“每次刷卡不能超过总额度的30%,不能老是刷整数,刷卡尾号不能老是0、6、8、9”,以及“每次刷卡间隔4小时以上”等。

针对代理商违规推销行为,支付机构是否知情?代理商展业是否有专业培训、风险告知?展业违规后又有何整改措施?对此,北京商报记者向国通星驿、海科融通等机构进行采访,但截至发稿,后者未给出回应。

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在商户身份识别、移动POS机布放方面,很多线下收单机构都存在一定问题,主要是线下收单商户相对比较复杂且数据巨大,整体风控实施难度较大等痛点所致。

“不过,根源还是现在支付利润太低,商户相对来说又比较少,市场竞争非常激烈,也导致这种通道费、支付服务费用很低,代理商在利润薄的情况下,从而去拓展灰色业务。”王蓬博表示。

支付管控“缺位”

外包市场鱼龙混杂

根据国通星驿官网介绍,申请成为国通星驿收单代理商,需要合作商准备资质材料,包括营业执照等,联系专员洽谈后,进一步签署加盟合作协议,并开展专业培训辅导。

“你可以通过挂靠我们的方式,作为二级代理推销POS机。”2月9日,与国通星驿合作的一级代理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要申请POS机,只需要加他微信提供身份证材料、交纳POS机押金即可,后续公司将会通过邮寄的方式将POS机给至二级代理商,三个月内每台POS机刷够10000元就可退还押金。

谈到二级代理是否需要对商户进行审核、是否需要签署合同、是否需要营业执照等资料时,对方均称不需要;在北京商报记者问及用户进行POS机套现是否涉及违法行为时,对方也连连否认,并称一切都是合规业务。

而这类情况在支付行业来看并不新鲜。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,POS机套现违规行为屡现,代理商违规展业不止,支付机构在其中亦有责任。正如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指出,支付机构代理商违规展业乱象不止,一是因为代理商作为合作外包公司,并非持牌机构,相应约束手段主要为自律性约束,因此目前市场仍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;第二则是支付机构管控不严,甚至不乏纵容甚至合谋情形。

代理外包商“失控”后,已有多家支付机构“连栽跟头”。据近期央行福建中心支行披露,国通星驿因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,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等12项违规行为,被给予警告并处以6971万元罚款,相关责任人合计被处以45万元罚款,共计被罚没7016万元。

此外,一周之内被曝多张罚单的现代支付也是其中一例。 从最新公布的罚单来看,现代支付违规事由主要包括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、违反商户管理规定、违反清算管理规定。现代支付近两年陷入了与外包商的法律纠纷,其中就提到了代理商名下商户违规将POS机移至澳门交易使用从而被银联罚款40万元的案例。此外,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,央行曾点名现代支付在外包业务时出现了多个问题,其中包括收单业务层层转包、违规为其他机构开放交易接口等。 针对现代支付收单外包情况,北京商报记者向该公司进行采访,但同样未获得回应。

事实上,在第三方支付行业,因外包商、收单违规等问题被罚的支付机构不少。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2020年央行开出的罚单中,有43张涉及到收单违规问题,被罚金额高达1.77亿元,其中罚单直指支付机构违规与外包机构开展合作问题。

针对收单外包市场乱象不止的原因,苏筱芮认为,“一方面,支付机构在商户、用户的实名制认证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,被不法分子以虚假身份蒙混过关;另一方面,支付机构在资金流向监测、事中预警等方面有所缺漏,被不法分子利用后从事不法资金的转移”。

厘清双方权责

支付外包仍待规范

代理商违规展业,监管罚单不止,“连栽跟头”的中小支付机构们,后续怎么治好“外包殇”?

苏筱芮认为,中小支付机构需积极遵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等提出的合规要求,在合作机构方面提升甄选能力,对于存在“劣迹前科”的外包代理商保持一定的谨慎性,此外还要在展业前厘清双方权责,从制度、协议等方面提出对合作方的规范要求。

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称,部分收单机构在特约商户管理方面存在风险漏洞,后续,各收单机构应严格执行相关部门规章、规范性文件及相关自律制度,准确设置特约商户交易信息,加强特约商户巡检,妥善处理相关投诉。

“支付机构面对的客户众多,特别是中小微商户还有个人用户,会涉及到包括信息流、资金流等多方面的信息。”王蓬博认为,支付机构与代理商实则是利益共同体,后续,支付机构在这一前提下,要理清哪些服务是可以交给服务商的业务,例如码牌、POS机地推之类可以,但是包括信息流、资金流等核心业务,必须在自己的企业内流转,同时,支付机构要有自己的系统,熟知商户情况,自身技术要跟上数字化浪潮。(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)

责任编辑:zN_1818